您当前的位置:世界科技网资讯正文

倒插门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8集

发布日期:2018-12-04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二月丫头

  钟母说钟卉恨铁不成钢,但是她看到了田冲的才华。她说她最对不起他的就是非洲这件事,她说何丽她家一直觊觎她家的财产,如果她把病情告诉他们就是雪上加霜。她说如果钟卉没了她该怎么过。田冲说她得了病为甚么不去治。钟母说她害怕,但是她要勇敢的面对死亡,要在死亡面前坦然。她还说只要他和钟卉把她的公司接管过去她立马就去美国治病。她还说她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多了一个儿子,她是幸运的。

  田冲下来吃饭,钟父就说他们有事瞒着他,他说虽然肢体残疾,但是他的脑子不残疾,他的心里明白。田冲说他们没有瞒他。

  钟父对钟母说他发现她变了,说以前她对孩子们要求严格,现在却对有些事情视而不见,为什么会这样,究竟公司发生了什么问题。他还说有什么事不要自己担着,可以跟他分担。

  刘焉向陈卫红汇报说今天又有三个工程停工了,如果要重新开工,最少需要三百多万。

  陈卫红回到了家,显得很疲惫,钟父问她怎么了,最好去医院做个检查,要劳逸结合。这时,钟卉来了叫钟父去吃饭,却对钟母很冷淡,陈卫红心里很难受。

  晚上,钟卉对田冲说她恨她自己,她知道她这样做很伤她妈,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于是田冲说人是不断变化的,早晚都会让自己纠结的东西放下,为什么不让自己在现在高兴。他还说非洲要去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他会把一切处理好再走。

  田冲来到黄总的办公室说他对不起他,他说他不能去非洲了。黄总说这是对自己极大的不负责任,田冲说她也是没办法,他还有比去非洲更重要的事要做。于是黄总说他就不强人所难了。

  田冲抱着东西回到家,见到钟父说非洲他不去了,单位也辞了。钟父说他其实心里明白,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了。

  钟卉问田冲说到底为什么不去非洲,田冲说他是心疼钟卉,钟卉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了。田冲说为了不去非洲,他把工作也辞了。他还说家里为了他去非洲吵得鸡犬不宁。钟卉说他是在撒谎。田冲说他就是撒谎了,就是不能去非洲。还说家比事业重要。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跟他的亲人在一起。钟卉问他就不后悔吗,田冲说他不后悔。

  钟卉跟田冲一块要跟他爸去散心,于是他们就一块来到了海边。钟母回到家没见到大家就自己吃起了饭,这时,钟卉他们回来了。钟父说钟卉给她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核桃糕。钟卉却说钟父做什么都想着她,是他爸让她买的,于是一个人跑楼上了。陈卫红听后心里难过极了,钟父问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钟母说她以后不会在因为她而生气,说她真的不知道钟卉为什么生气。钟父对她说一定要保重身体。

  陈卫红回到公司对刘焉说让她申请贷款。刘焉说他们公司不符合申请贷款的条件。

  陈卫红对沈辉说他不想再做放疗了,让沈辉把做放疗的钱退回来。

  田冲给田母打电话说把她的养老钱先汇给他,等到有钱了就给她。于是第二天她就让田冲的舅舅把钱都取出来。

  钟父来了解公司的情况,刘焉说要想平安渡过这次危机恐怕会很困难。

  刘焉为了公司不得不解聘一些员工,但是她说一旦公司解除了危机就会重聘他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冲打电话给大宽问钟卉的事情是否有找过自己,大宽骗他说自从他走后钟卉一个电话也没有给他打,也没有去找他。挂上电话后大宽也觉得对挺对不住田冲的!

  钟卉回去后遭到父亲的一顿臭骂,这些天一直在外边不回来,父亲都担心她的安全。

  一早小芹打开钟卉的门一看,钟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便连忙把陈卫红叫了过来,地上散落着一地的安眠药。卫红立即把钟卉送到医院。父亲也感觉再这样下去会害了女儿,提议何不让田冲倒插门到自己家呢。可是陈卫红可不想每天见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最后在钟卉的父亲极力劝说下,陈卫红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看着女儿终于醒过来了,陈卫红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父亲也说同意了她跟田冲之间的事情。病好后钟卉答应去母亲的公司里上班,母亲也希望这是她的新开始。钟卉找到大宽问起田冲的事情,可是大宽告诉她:田冲一直没有回来,信息也没有!老天总是那么喜欢捉弄人,钟卉刚走,田冲便回来了。田冲一进门问的便是公司的事情。

  看着陈卫红让女儿钟卉去公司上班,钟卉的婶就嚷嚷着怎么让自己的儿子钟意去公司上班。来公司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可是钟卉还是没有进入状态。陈卫红的秘书也替陈卫红说着好话,其实母亲这样都是为了她好!

  田冲回来后没有跟钟卉打过一个电话,整天忙着自己的事情。朋友羡慕钟卉能一个这样有钱的老妈,可是她却不能明白钟卉的苦衷。大宽带田冲去酒吧散散心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钟卉,田冲之所以来酒吧,就是因为大宽告诉他说钟卉没有打电话给他,他以为钟卉不理自己了,当大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的时候,两人又合好如初了。钟卉告诉田冲她的母亲答应了他们的事情,原创剧情,这让田冲简直不敢相信,可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倒插门,这让田冲有些接受不了。自己这次匆忙赶回去是因为母亲的腰扭了,所以才没有来得跟钟卉说,看得母亲一年年的变老,田冲就想起曾经说过的话,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如果自己倒插门过去了,那母亲一个怎么办呢!

  钟卉把田冲的想法告诉了母亲,可是母亲根本不能理解田冲的处境,还说如果田冲答应了这件事,可以立刻让她们结婚,还催着让钟卉才点接手公司,可是钟卉还想在玩几年,她并不知道母亲的病情。

  母亲就要去上班了,钟卉还赖在床上不起来,还说让母亲开除自己。陈卫红找到田冲跟他说倒插门的事情,可是田冲还是表示不同意,陈卫红被气的是不轻,病情又复发了。

  大夫把陈卫红的病情寄到了美国,医生也建议她去美国,可是陈卫红却不同意,她要在剩余的时间内把公司交给女儿。

  陈卫红把田冲不同意倒插门的事情告诉了钟卉的父亲,田冲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在农村有个母亲需要自己照顾,钟卉父亲提议从他母亲下手,解决田冲的后顾之忧。最后陈卫红让钟意去田冲的老家说服他的母亲。钟意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母,母亲便决定跟钟意一起去。

  来到田冲的家里看到田冲的母亲一阵寒暄后,便直奔倒插门的事情。田冲舅舅很不能理解钟卉怎么会看上田冲呢!两人一句不合,钟卉的婶子还跟舅舅差点吵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钟卉的婶子跟田冲的舅舅两人吵了起来,婶子气冲冲的带着钟意离开了,田冲的舅舅也不稀罕他们带来的东西,全部给他们扔了出去。出来后钟意也一个劲的怪妈妈根本不是来提亲的,而是来搅局的!钟卉的婶子还说如果真的让田冲倒插门过来了,正好可以作陈卫红的半个儿子来接管公司。

  舅舅也给田冲打电话一再叮嘱不要被别人给骗了,还说即使娶不上媳妇,也不能吃软饭。田冲那边钟卉正站在旁边的,舅舅说的每一句话钟卉都听的一清二楚的。

  钟卉非常生气,本来好好的事情现在被母亲给搅成这样的。母亲也没有想到钟意会把这件事情办成这样。两人因为这事又争吵起来,钟卉总感觉母亲是在破坏她跟田冲之间感情,还斗气说自己就是喜欢田冲,就要跟他在一起。母亲坐下来平静的女儿商量着如何补救。钟卉只希望母亲可以坐下来不要管他们的事情了,好好的休息一下。母亲又因为钟卉工作的事情生气让病情复发了,只好怒吼着女儿出去,不要让她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情。

  母亲回到家中后,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痛哭着,钟卉回来了告诉她母亲一个人在上面哭的,而钟卉还在父亲面前说母亲的的烦恼完全是自找的!田冲跟大宽出去约客户吃饭,一桩生意就这样又黄了。田冲总以为是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导致这次生意的失败。

  钟卉的父亲单独把田冲约了出来,跟他聊起上次钟卉母亲让人去他家的事情,还说起钟卉因为工作的事情跟母亲闹别扭的事,田冲决定去劝说钟卉去她母亲公司上班!

  晚上田冲约钟卉出来吃饭,劝她到母亲的公司里上班,可是钟卉认为到自家的公司里上班是没有人能奈的表现,钟卉以为母亲又去田冲了,可是这次真的没有。吃完饭钟卉教田冲开车,两人玩的像孩子一样的开心。

  上次去田冲家的事情因为钟卉婶子这么一闹,完全让人家产生了误会,这次陈卫红决定亲自去趟田冲的家。事不宜迟明天就去,母亲再三叮嘱钟卉的父亲不要让钟卉知道。对于陈卫红去田冲河北老家的事,医生觉得不妥,但是还是同意了。

  来到河北这里,陈卫红随便找一个人问路,没想到这个人正是田冲的母亲。陈卫红好心帮大娘摘着玉米,手不小心划破了。大娘热情的让陈卫红到自己家里休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大娘的带领下,陈卫红和秘书来到了田冲的家里。陈卫红好奇到家里转了转,没想到在墙上居然发现了田冲小时候的照片,还有田冲小时候得到的奖状。陈卫红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这就是田冲的家。

  舅舅听说家里来了客人还特地去准备了一些菜。当陈卫红表白了自己的来意时,大娘直把陈卫红往门外推,田冲的舅舅一听那人就是上次来提倒插门的那家人,也直往外推。

  最后在陈卫红给田冲舅舅的极力解释下,大娘才勉强原谅上次的事情。中午的时候大娘还留下陈卫红在他们家吃饭,期间聊了两家的情况以及两个孩子 的事情,听陈卫红这么一说,大娘也觉得陈卫红的决定挺有道理的,陈卫红还解释着至于上次的事情自己未能亲自来提亲,是因为太忙没能抽出时间。当提到倒插门这事时,大娘感到为难了,毕竟自己一个人辛苦把他养大,原创剧情,图的就是等到老的时候有所依靠。陈卫红也知道他们的难处,还说了田冲在城里的一些事情。当陈卫红再次提到倒插门的时候,大娘直接离开了饭桌。趁大娘走后,田冲的舅舅跟陈卫红提起了补偿的事情,如果田冲真的去他们家做上门女婿的时候,愿意补偿多少,陈卫红一句二十万让舅舅都惊讶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舅舅连忙跑到地里找到田冲的妈妈劝说她,最后在舅舅的极力劝说下,田冲的母亲终于同意这门亲事!而陈卫红也当场兑现承诺的二十万,大娘还不好意思收下,而田冲的舅舅毫不客气的收下了。舅舅还想着用这笔钱去修房子呢,大娘倒是想着把钱留给孙子。

  田冲还在为这件事情发愁,现在他还不知道钟卉的母亲对自己母亲说了什么,还怕母亲为了他把所有的委屈都咽到肚子去,而大宽完全不能理解田冲为何事而烦恼。

  钟卉把田冲带回家,陈卫红把田冲单独叫到了书房里,就之前的事情陈卫红跟他解释着,为了女儿着想陈卫红让田冲签订一份结婚协议书,可是田冲觉得这份协议书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他愿意等到他们相信自己的时候再来结这个婚,陈卫红完全是为女儿的利益着想,田冲终于明白了陈卫红的用心良苦,这才签一上协议书。

  田冲第一次去钟卉家里吃饭,感到分处拘束还没吃饱,回去之后只好吃泡面。吃泡面的时候,大宽提议让田冲给钟卉买一枚戒指。最后田冲一狠心这才买了一枚三万的!

  田冲就要结婚了,母亲和舅舅也准备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第一次见公婆,钟卉还觉得不好意思的,田冲想去让他们住宾馆,可钟卉母亲和舅舅住在自己家里。为了不打扰田冲,舅舅和母亲两人就在车站呆了一晚。

  早上母亲打电话过来,田冲便和钟卉一起去车站接他们,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儿媳妇,大娘别提有多满意了。

  来到钟卉家里,舅舅被他们家的那种气派给震住了。吃完饭后,钟卉的父亲立刻让小芹给收拾了两间屋子让二老住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着田冲闷着一句话也不说,钟卉以为他受委屈了。钟卉说各种事情来逗乐他,可是田冲仍然是一言不发的!最后钟卉都急哭了,田冲这才把所有的委屈倾诉出来,田冲只是看不惯钟卉的母亲那样对待自己的亲人,不管怎么说那是自己的亲人,虽然自己是倒插门的,但是也有自己的尊严,这分明是在打他的脸吗!田冲甚至说出气话连婚都不想接了。舅舅听他们俩争论起来,便出来训了田冲一顿。钟卉也气的跑去找她的母亲。

  母亲无力的摊坐在楼梯上,问钟卉明天的婚礼能否如期的进行。钟卉也不知道,现在田冲带着母亲和舅舅住进了一家小旅馆里了。陈卫红自己也觉得对田冲太苛刻了,用一种近乎完美的要求,去衡量田冲。现在她已经有些后悔了,如果田冲走了,女儿一定会走的!陈卫红只好硬着头皮,去给田冲的母亲道着嫌。

  陈卫红这次是诚心去给田冲的母亲和舅舅道嫌。 再次将那二十万给送到田冲母亲的手上。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后,两家人终于能够和睦的相处了。

  陈卫红再次把田冲单独叫到书房,明天田冲就要成为这个家庭里的一员了。陈卫红希望田冲能够把这里真正当作自己的家。还拿出一枚二克拉的钻戒,让田冲明天戴在女儿的手上,可是田冲已经给钟卉准备了一枚,原创剧情,虽然没有这枚钻戒漂亮。但是陈卫红希望女儿的婚礼上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田冲跟钟卉的婚礼在教堂里举行,两家父母都见证了他们幸福的时刻。当田冲把戒指戴在钟卉手上的那一刻起,两个相恋的人终于能够走到了一起。田冲的母亲和舅舅还在教堂里散发着喜糖。

  回到家里看到田冲将钟卉抱进新房后,田冲的母亲和舅舅便离开了。田冲给钟卉的父亲敬过茶水后,当钟卉准备叫田冲的母亲一声妈的时候才发现母亲和舅舅已经离开了。

  晚上钟卉跟田冲躺在一起,田冲将自己买的戒指给钟卉戴上。母亲给钟卉准备的两克拉钻戒的事情,田冲告诉了钟卉;钟卉将那枚钻戒还给重新还给母亲,还说道:不管田冲送自己什么,她都会喜欢。

  陈卫红的病再次复发,药也没有了,只好半夜打给大夫沈辉。回来的时候跟钟卉的父亲抱怨着。一大早田冲就起来了,父亲让他因为戒指的事情跟母亲道个嫌。母亲也不想再提这个事情了,只想让他早点融入这个家庭之中。吃饭的时候,田冲因为陈卫红在场,显得分处的拘束。待陈卫红走后,田冲这才放松下来。

  陈卫红的癌细胞继续扩散,医生建议她去住院化疗,可是陈卫红因为工作根本不愿望住院,最后只好去放疗。

  陈卫红最近情绪不太好,上班的时候也大发雷霆。婶子看钟卉去公司上班,便找到陈卫红让钟意也去公司上班。田冲跟钟卉一起去逛街劝着钟卉以后要作自己跟父母之间的润滑济。

  钟卉跟田冲逛街到很晚才回来,还提议去度蜜月,母亲以要去出差为由拒绝了,这让钟卉感到很不高兴。其实陈卫红也希望女儿去开开心心的度蜜月,可是如果不看到自己把工作亲手交给女儿,她就不放心。(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冲的一位法国朋友来到中国护照和钱包都给弄丢了,田冲好心把身上带的全部钱给人家换了。

  陈卫红给女儿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担心女儿的安全,甚至想到了田冲把钟卉给绑架了,来敲诈他们家钱的荒唐想法。

  钟卉和田冲住在酒店里,钟卉还想着田冲身上的钱继续去外边呢,但是没有想到田冲身上的钱换成了美元,田冲把整个事情给钟卉说了一般,一听钟卉就怒了。田冲傻傻的被别人被了,还在同情着别人不幸遭遇。钟卉只好带着田冲回到家里。

  看到女儿和田冲回来了,陈卫红这才放下心来。一听田冲说他们被人给骗了,陈卫红还自嘲道多亏了那个法国人,他们这才回来。回去之后钟卉一个劲的怪田冲说他让母亲看了自己的笑话。钟卉总感觉自从田冲来了之后,母亲总是怪里怪气的,田冲的一番话让钟卉明白了作母亲的难处,还间接的劝钟卉去母亲的公司里上班,如果钟卉能够成为母亲得力助手,母亲就会改变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会认为钟卉已经成熟了。

  这天陈卫红吃完饭就准备去,钟卉也要跟着去,这让陈卫红一时接受不了女儿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每次吃完饭后田冲都觉得没有吃饱要去厨房里偷偷的拿些东西吃,有一次正好被陈卫红给撞见了。小芹把这些事情告诉钟卉,钏卉感到非常好笑,还要罚田冲以提醒他。田冲在钟家做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得到陈卫红的同意,不是上错厕所,就是把不同着色的衣服放在一起,让钟卉都不知道该说田冲什么好了。

  沈辉因为陈卫红病情的事情直接来到她的公司里,约她下班一起吃个饭,吃饭的时间沈辉还不忘劝陈卫红让她去住院。可是陈卫红一直因为家里和公司的事情为由推脱着沈辉。在沈辉看来她只有接受治疗稳定病情,才能好好的工作和生活。陈卫红虽然答应了接受治疗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让自己外表有任何变化,这样才能不让家人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情。

  今天陈卫红没有在家,吃饭的时候钟卉提出喝点酒的提议,父亲也过来想和田冲喝两杯,父子两还划起了拳,父亲难得这样的开心过。喝了点酒的岳父,跟田冲起了大道理,以前在家里钟卉要是跟母亲斗起嘴来,自己在中间都难为死了,现在好了田冲来了,岳父开玩笑的说现自己和田冲各管各的那位了。还说陈卫红可能对他还有些看法,她说的什么话都不要往心里去,田冲也能明白老人家不易。

  晚上钟卉回来后难得见到钟卉的父亲这么高兴。陈卫红一闻就知道老钟喝酒了,气冲冲的找到田冲质问着钟卉明明知道父亲不能喝酒,还要让他喝那么多酒。

  钟卉一看父亲的脖子上面都起了好多的诊子,陈卫红也到厨房里给老头子熬些药。钟卉诚恳的给母亲道着嫌,说今天的酒都是自己提出来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昨晚喝了点酒,父亲早上连早饭都没有起来吃,陈卫红让田冲全天候伺候父亲,如果有什么事随时给自己打电话。钟卉也正式到母亲的公司里上班,来到公司里同事们都吵着问她要喜糖吃,还好这个事情田冲早就想到了这才没有让钟卉出糗。

  陈卫红最近在清理公司里账目上的问题,因为钱的问还跟客户闹翻了。钟卉的叔是公司的副总觉得陈卫红这样催客户的账目不太合适,陈卫红说她准备退休在退休之前把公司的账目全部给清理一遍然后让钟卉来管理公司,副总觉得这样不太合适,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自己商量一下,陈卫红居然提起当年的他喝醉酒把钟卉的父亲撞残的事情,让钟卉的叔叔不知该说什么好,无论如何他还是劝陈卫红再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情。

  陈卫红让秘书给钟卉安排做一份公司的年终报告,钟卉还在母亲面前夸下海口是两天半就能完成。谁知说这些话的时候,母亲正在门外偷听的!看秘书走后,钟卉便打电话给田冲让他来完成这项任务。田冲一听就知道钟卉又在母亲面前夸大了自己的能力,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父亲起床后,没事便跟田冲下起了象棋,一看田冲就没有把心思放在下棋上,父亲也知道田冲心里想的什么,钟卉母女俩在工边正忙着工作的,而自己一个大男人却憋在家里,于是便让田冲出去转转,自己一个人在家就好了。

  田冲来到大宽这里正好遇到大宽因为业务的事情跟客户争论起来,大宽见田冲过来了连忙让他给客户解释,在田冲的解释下客户这才对他们设计的方案表示满意。

  田冲走后父亲一个人在家不小心摔倒了,小芹连忙把钟卉的父亲送到医院里。大宽那边觉得田冲现在倒插门到钟卉家,以田冲的能力以后肯定是陈卫红的得力助手,还做着随时散伙的准备。

  父亲只是因为酒精中毒,已经脱离危险了。可把陈卫红给担心坏了,田冲回去一看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立刻打电话给陈卫红,陈卫红把他的电话给挂了,钟卉也回来了。就在他们担心父亲安全的时候,陈卫红带着父亲回来了。

  田冲一直觉得挺内疚的,父亲也替田冲说话,毕竟是自己让田冲出去的! 看到父亲没事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看到钟意整天呆在屋子里玩游戏,父母直替他着急,逼着他让他去陈卫红的公司里上班。说好第二天去上班的,可是早上钟意还赖在床上不起来。母亲来叫他也没有用,只好演一曲苦情戏,钟意这才答应母亲去公司上班的!

  钟意来到公司里让陈卫红给自己安排一个闲差,可是陈卫红不能眼争争的看着孩子这样玩下去,便让刘秘书给他暂时先安排了一下钟意倒是对这个叫刘焉的秘书提起了兴趣。钟意还没有刚坐下去,母亲便来了给他带了很多的零食。还让陈卫红不要自己的儿子太严厉,让他有个慢慢适应的过程。

  钟意来到钟卉的办公室,跟钟卉打听着刘秘书的信息。还向钟卉请教工作的法宝,钟卉奈不住钟意限量版LV包的诱惑告诉钟意自己的工作都是田冲帮的忙。

  陈卫红跟钟卉商量着让田冲来照顾父亲的日常起居,可是钟卉却不同意,田冲的公司先刚刚开始需要田冲。钟卉还在母亲面前说田冲的公司每月可以营利一万,可是田冲的公司根本就赚不了这么多的钱,只好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睡觉前陈卫红把这件事情跟钟卉的父亲说了,父亲也觉得一万块钱对田冲来说太多了,可是陈卫红觉得就应该好好的逼他们一下。

  大宽看田冲来公司里上班搞的还真有那么回事,而田冲再三警告大宽不要总是把散伙的话挂在嘴边。经过田冲和大宽的共同努力,公司的业绩有了明显的好转。发工资的时候,大宽给了田冲两万块钱,这让田冲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就在他刚把这个消息告诉钟卉后,舅舅打来电话说自己赌博欠了别人一万五千块钱,现在正急着还钱的。田冲只好把工资打给了舅舅。

  吃晚饭的时候钟卉还特地让小芹加了道菜,来庆贺田冲发了两万块钱的工资,田冲回来了钟卉兴高采烈让田冲把钱拿出来给父亲看,谁知田冲却改口只发了五千,这让钟卉的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临睡的时候,钟卉还是拿了一万块钱给母亲,还说田冲其实是赚了两万块钱,只不过是舅舅临时有事,把那一万五寄给舅舅了。可是母亲根本不相信。

  陈卫红让刘秘书给她报告钟意和钟卉在公司里的表现,钟卉虽然进步缓慢,但是一直在努力的,而钟意则是一直在公司里玩游戏,陈卫红听后非常生气走到钟意的面前把钟意给大训了一顿,还让他在下班之前把那些资料给整理出来。钟意只好趁陈卫红不在的时候找到田冲让他帮自己整理资料。钟意母亲来到公司里看儿子不在,便问陈卫红钟意的下落,谁知陈卫红也不知道钟意的下落,打电话一总原来是在田冲那里。

  快到下班的时间了钟意便往公司回,谁知在路上被以前的女朋友找人给打了,田冲出来给钟意解围也被打了。晚上回家后,看到田冲满脸是伤的,钟意的母亲也打电话给陈卫红说起这事,陈卫红劝田冲他们少跟钟意的母亲来往。

  对于钟卉写的年终报告陈卫红还算满意,她还希望钟卉能够单独去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竞标,可是钟卉觉得自己心里没底;沈辉这时打来电话让陈卫红去医院里一趟。

  知道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陈卫红总觉得还有好多事情放不下,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装作坚强,其实她是一个非常脆弱的人。

  陈卫红回去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一会,还不让小芹告诉钟卉父亲自己回来了。 父亲悄悄的推开门看到陈卫红睡在床上,然后又悄悄的离开了。

  刘秘书催着钟卉的竞标方案,钟卉又想到了田冲,大宽羡慕田冲现在幸福生活,田冲开玩笑的说要把钟卉的闺密郭晓敏介绍大宽,可是大宽觉得自己拿不下。

  陈卫红这么一睡就睡到了夜晚12点,老钟让小芹去给她准备些夜宵,陈卫红起床一看枕头上全是自己掉的头发。深夜田冲还没有睡为钟卉写着竞标方案。

  早上钟卉醒来看到田冲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便让他到床上睡会。公司里刘秘书又来催竞标方案,钟卉以各种理由来拖延着时间,还说母亲说回家里写竞标书。

  回来看到田冲睡着还没有醒,钟卉也没有叫醒他,最后还是不小心把他吵醒了,田便起来接着作,只好打电话跟大宽说家里有事,暂时去不了。

  陈卫红打电话给沈辉问自己放疗为什么会掉头发,沈辉只好骗她说是正常情况。看两个孩子呆在家里一整天没有出来,父亲也觉得少见。吃饭的时候母亲又在催着钟卉竞标快的事,田冲只好加班把竞标书完成了。陈卫红一看竞标书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钟卉的作品。

  田冲到公司上班,看大宽在跟别人商量着把办公室租出去,这让他很自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造成瑞现在大宽不得不把办公室租出去的无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钟卉兴高采烈地开车去找田冲,谁知田冲没在那,大宽说他们两不干了,让钟卉自己去问田冲。钟卉找到田冲,问清楚了情况。田冲没告诉钟卉是怕钟卉为此事分心,是在为钟卉着想。钟卉听田冲解释后,立马把田冲抱在一起。陈卫红自己亲自下厨,在准备做几道好饭菜。钟卉在和母亲说着,钟卉突然晕倒了,医生检查后,发现钟卉有喜了。田冲跟钟卉说了一些孕妇注意事项。

  田冲做好了饭菜,陈卫红很不满意这种饭菜。她的意思是这些饭菜对孕妇不好。每种菜她都问问是哪里买的,以及是否新鲜。钟卉看到是自己喜欢吃的菜,立马就坐下来准备吃,谁知她怀孕了对这肉反应强烈。田冲到超市买菜,拿起西红柿看了看太贵了。

  回到家,田冲在花园种菜,想着超市的菜太贵啦,让钟卉吃无公害食品,钟卉母亲看后很生气,就不让他再种了。

  田冲买了好多橘子,钟卉一下子吃了好多,就吃公的,不吃母的,母亲笑起来了,钟卉怀的是男孩。钟卉父亲提到了给孩子起名的事情,田冲说了一些名字,请求父母意见。最终田冲选择了田子凯,母亲立即瞪了他一眼,钟卉父亲对田冲说田字应改为钟。但田冲不想让孩子姓钟,他要求孩子姓田,田冲是怕自己母亲不能接受孩子姓钟。但钟卉父母始终坚持孩子姓钟,最后田冲很无奈,就把一肚子委屈说了出来。陈卫红又和田冲吵了起来,钟卉没办法了,说都不孩子,就把自己往地上撞。

  钟卉和朋友聊起了天,说起来自己怀孕的事情,以及聊起了孩子姓的问题闹的事情,朋友又给了她一些建议,孩子应该姓钟,因为田冲是倒插门。田冲在酒吧和大宽聊天,诉说着自己的苦楚。说到了孩子姓的问题,大宽在帮他分析情况,田冲很想孩子姓田,但现在也很无奈啊!大宽建议把孩子做掉,经过再三劝说,田冲好像醒悟了,不能要孩子现在。晚上回到家,田冲和钟卉在床上说起了孩子,田冲说孩子确实来的早了。钟卉没说话,但很不支持的样子。第二天田冲和钟卉偷偷地去医院把孩子做掉了,出医院后钟卉无精打采,上前抱着田冲,蹲下来说很疼。两个人回到家后,钟卉父母知道后,父亲异常生气,怒斥田冲扼杀了一条鲜活的生命,田冲低着头,一声不吭。钟卉躺在床上,母亲上楼来看她,又给她说了好多的话,母亲希望女儿在适当的时候再要一个孩子。

  钟卉的叔叔看到自己儿子钟意大白天在公司 睡觉,很觉得儿子丢人,就把钟意赶回来了。钟意爸爸和妈妈说起来儿子,钟意妈妈很支持儿子,说儿子做法正确。 但钟意爸爸说儿子没上进心,只知道贪玩游戏,不顾正业。

  饭间,钟卉一家在吃饭,父亲问起了钟卉 尚都国际那个项目,钟卉说想独立完成此项目设计 。钟卉想在家里设计,请求母亲的同意。 母亲很高兴女儿有出息了,能独立完成项目了。田冲一直在吃饭,一句话也没说。钟卉是想在家工作,是想让田冲暗地里帮忙的。

  钟卉在给田冲看设计书,让田冲帮忙的 。钟卉母亲偷偷去上楼监视钟卉,听到了他们两在胡闹。陈卫红不高兴,又在和钟卉父亲说田冲的不是,帮不上钟卉忙,还在拖后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早上,钟卉起来了,看见母亲没去上班,原来母亲是在等钟卉起来,训钟卉。而钟卉父亲在和田冲聊,问他们昨晚几点睡觉以及训斥两个人不爱惜身体,晚上瞎折腾。田冲在解释,谁知钟卉父亲说的是两个人那事。田冲还没反应过,钟卉把他叫上楼,两个人干起了那事,田冲这才明白过来。

  大宽喝的烂醉,大晚上,提着包,叫嚷到找不到车了,正好郭晓敏警察过来后,看到大宽,郭晓敏开车把大宽送回家,很艰难地把大宽扶上了床。早上,林大宽醒后,很奇怪谁把自己送回来了。

  钟卉问起了田冲设计做的情况,以及还要做几天。田冲感觉这设计难是难了点,但是做起来挺有意思的。钟卉没事干闲的无聊,找爸爸去逛街,爸爸腿脚不方便,钟卉就只好找小芹去逛街了。 钟卉爸爸让田冲 给他找一本书。爸爸问田冲在楼上干什么,田冲撒了个慌说帮一个朋友做设计。爸爸似乎知道了田冲在给钟卉帮忙,觉得这倒是个好事。

  晚上田冲还在忙着做设计,钟卉在一旁睡觉。母亲看着钟卉房间的灯还在亮着,心疼女儿,就上来叫钟卉快睡觉。晚上钟卉父母聊起了田冲和钟卉, 父亲在向着田冲说田冲这几天也在忙,母亲很不耐烦。

  钟卉朋友郭晓敏给钟卉打电话约钟卉去逛街, 两个人聊了起来,聊到了大宽,钟卉在偷笑郭晓敏。

  陈卫红早早就下班回到家了,说钟卉出去了,田冲一个人在屋里忙的。陈卫红不放心,就 上楼去田冲房间里,给田冲说他任务就是好好照顾爸爸。钟卉购物回来了,妈妈在楼梯口拦着钟卉,对钟卉说想看钟卉做的那个设计。钟卉急忙回到屋里,田冲故意说设计做坏了,全作废了。钟卉很慌忙,在地上捡到了设计方案,原来田冲在骗她说设计做坏了,钟卉又高兴起来了。

  陈卫红告诉钟卉父亲钟卉设计方案做好了,钟卉父亲也很高兴,两个人聊的很开心,钟卉父亲希望陈卫红早日退休,两个人还聊起去北大荒。钟卉父母和钟卉说起了母亲退休的事情,钟卉还以为父母是开玩笑的,谁知是当真的,父母真的希望钟卉接公司。但陈卫红不同意田冲也去公司,说田冲没能力,没资质。最后钟卉把田冲帮钟卉的事情全说了出来,其实田冲也是有能力的一个人。钟卉在极力推荐田冲也去,钟卉父亲很赞同钟卉的想法。

  陈卫红还是不相信田冲真的有能力,更不相信这完美的设计是出自田冲的手。钟卉父亲也在劝陈卫红,让其对田冲刮目相看。陈卫红一直以为田冲是对她家的财富存有幻想。

  早上,父母都在楼下等着田冲和钟卉下楼吃饭,但钟卉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不起来吃饭。田冲只好一个人下楼说钟卉病了。陈卫红又给田冲下命令,绝对不允许田冲进公司。钟卉父亲劝田冲不让把事挂心上。钟卉没来上班,母亲找人暂代钟卉一职。

  陈卫红约沈辉出来聊心事,沈辉劝她要有好心情,病情也不易复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沈灰和陈卫红在聊天,期间聊了田冲,沈辉客观的评论了田冲觉得田冲为人不错;陈卫红现在很迷茫,对病情没抱什么希望,开始对病情更坦然,并不畏惧死亡 。陈卫红回到家找田冲谈话,让田冲告诉钟卉要尽早上班,并允许田冲可以出去找工作。田冲听后非常高兴,把可以出去找工作的消息告诉钟卉,两个人欢呼着跳唱起来。

  一大早,田冲就去公司面试应聘,试了两家都不符合要求,不是文聘太低,就是没工作经历,很觉失望。最后,终于有一家公司不要求太高的文聘,但田冲又不符合未婚要求,田冲灰心无望地回到家了。

  田冲和钟卉苦诉着去找工作的不如意,对这个社会很失望,钟卉听后,耐心地劝说田冲不要灰心,要相信自己有能力,会遇到自己的伯乐。田冲又去找工作了,在一家公司的门口正好遇到了大宽,两个人在咖啡馆聊天 。钟卉给田冲打电话,听说大宽和田冲在一起,也慌里慌张的赶过来。钟卉告诉大宽那天是郭 小敏送的大宽回家的,大宽这才知道原来是郭小敏送的自己回家。

  大 半夜,田冲的舅舅回到家,叫着姐,只见姐姐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仔细一看,姐发着高烧晕过去了。于是舅舅赶紧找人送姐去医院,车也坏了,几个人只好艰难地抬着 把田冲的妈妈送到医院。 好不容易把医生叫醒,医生检查说病人病情严重,要交押金一万元再给病人治病,否则不治病。

  田冲母亲听后要交一万元,死活心疼钱,不让交,吵着要回家。无奈之下,田冲舅舅给田冲打电话,田冲听后很慌张,很担心母亲病情,田冲和钟卉决定立即回老家。走时,和钟卉父母交待了一下,钟卉母亲又给了钟卉一些钱,方便急用。田冲母亲硬要人把她送回家,不在医院治疗。在回家的路上,让车停下在附近的小诊所抓了点药。田冲和钟卉急忙回到了家,钟卉在田冲的老家屋里好奇地看田冲的照片。舅舅这会也过来了,四个人在欢快的说笑。田冲准备把昨晚帮忙的那些人请到家里吃饭。

  钟卉和田冲母亲在院子里坐着聊天,两个人很亲切,田冲母亲又夸赞了钟卉这个好儿媳妇,钟卉也很喜欢母亲,好像是自己母亲一样。田冲和舅舅去邻居家请村长吃饭,村长很热心,田冲和村长聊的异常开心。村长和田冲母亲商量着为田冲和钟卉补办一场婚礼,全村热闹一下,田冲母亲觉得儿子是倒插门是否会有不妥,村长一席话,田冲母亲不再有顾虑了。舅舅忙着贴喜庆的对联,田冲母亲在准备新衣服,心里乐呵呵的。村里的人也在帮忙着准备酒宴的用品,到处洋溢着喜庆,田冲和钟卉两个人更是高形极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冲他吗在家乡为他和钟卉补办婚礼,婚礼当天热闹非凡。田冲背着钟卉去见爹娘,田冲的娘和舅舅心里高兴极了。田冲的舅舅说他妈一辈子没想过福,好不容易把田冲拉扯淡,剩下的钱都给了他,可是她高兴。钟卉说他们这次希望把她妈接回去一块住。

  陈卫红给钟卉打电话,可是总打不通。于是心里特别着急。

  田冲带着钟卉来看家乡的田野,说他不苦,就是他妈苦。于是还向钟卉讲起了他小时候背着他妈去挖煤。他把钱交给了他妈,他妈说这辈子要是就去挖煤,以后就不管他了。以后就好好学习,一来二去就考上大学了。钟卉听后,就要接他妈回家住,田冲他妈说她离不开她家,还说他们的心意她心领了。钟卉以为田冲他妈是因为害怕自己对她不好,田冲他妈拗不过她,就跟他们进城了。

  钟卉下来车就给她妈打电话,还说田冲他妈也来了。挂了电话,钟卉她妈说这样的话,钟卉就不会有心思管公司了。还说钟卉不懂事,这么大的事也不跟自己商量。

  田冲他们回到了家,钟卉她妈说特意为她熬了汤,房间也收拾好了。田冲来看看他妈的房间,钟卉也来了。田冲说他们把妈接回来了,应该干点正事了。钟卉还说她明天就上班。田冲就抱着她说谢谢。

  钟卉的父母在和田冲的妈妈在聊天,夸她了不起,能自己治病。

  陈卫红叫住田冲问他妈要住多长时间,田冲说没打算长期住下去。陈卫红说她没说别的就是觉得她要是长期住下去,自己得有个心理准备。

  田母一大早醒来,发现屋里的人都还没起床,就来找田冲。田母说她想去厨房烙饼,让大家尝尝。于是钟卉就和她一块做。陈卫红正在睡觉就听到厨房里传来阵阵响声,于是起床看看。她来到厨房见到他们在烙饼,就又回去屋里。她对钟卉的爸说钟卉在发神经,竟然在学烙饼,把厨房弄的乌烟瘴气的。钟父说这是好事,钟卉从小就娇生惯养的,这样可以锻炼她。陈卫红却说一切都乱了。

  早餐时,钟卉她妈开始很反感,可是尝了烙饼之后说还不错。于是一家人开心起来。

  刘焉把尚都国际的修改方案拿给钟卉看,钟卉说这段时间太感谢她了。

  刘焉来到工地验收,来到工地却发现钟意在玩游戏,就说了他。她还让钟意把材料清单拿给自己看,问材料入场的时候是否亲自看过了。钟意说他都盯着呢,还保证没问题。钟意还留刘焉吃饭,还向刘焉撒娇。刘焉说她有事,不在那吃饭。

  钟意追着刘焉让她对自己态度好点。刘焉说他们不是一路人,说自己不是苏州人,这里没有家的感觉。钟意却说他会让她有安全感的。

  田冲他妈嫌小芹浪费,让她找个铜接着水,小芹拿桶时见到钟父,钟父说看来田母闲不住,她要是一定要干,就让她干吧。

  田母拿洗菜水擦地说在乡下一年四季都下不了几次雨,可不能浪费粮食。

  小芹正要把剩菜倒掉,田母说浪费就说她自己吃。

  钟母回到家问家里什么味道,还捡起来地上的菜叶,于是就找田母说家里不用这么节约。还让小芹把水倒了。田母听到之后,就去客厅捡菜叶,田冲回到家,刚好看到,就也要捡,田母劝他都不行。

  钟母一个人在房间里怄气,说她不是因为田母用水而生气,而是对钟卉的态度很生气。钟卉对一个农村的老太太竟然那么热情。

  田母问田冲她今天做的事,钟母是不是不高兴,田冲说不会,还说他们家的习惯不一样,以后要想做什么就先打电话问问他。田母知道了,就让田冲去睡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冲到一家公司应聘想要做广告设计,可是主管说他必须从基层做起。

  田冲回到家跟钟卉商量说他要去学广告设计,钟卉说专业不对口,还说这样他一定不会快乐,不同意。于是田冲说那就不去了。

  钟母在与于总谈判,于总说如果设计费用再压低五个百分点他们就马上签约。陈卫红说他们只是一个小公司,如果那样公司承担不了。于是于总说既然这样,他们就要告辞了。于是陈卫红吩咐刘焉去取于总喜欢的茶叶,让他带走说生意做不成,还是朋友。陈总突感身体不适,这时,于总回来说我们签约吧。

  钟父说让小芹把吃不完的剩菜剩饭倒掉,田母心疼说吃不完她吃,于是钟父就吩咐小芹说以后就不用做那么多饭了,吃不完真是可惜了。

  田冲回到家,钟父问田冲工作找到怎么样,田冲不语,钟父就说让他先上楼吧。

  田母来找田冲说是不是她在这影响他工作,田冲说不是,让她歇会。

  田冲来找工作,说他有设计经验,拿出在学校的设计大赛证书,说他爱这个工作,可是主管说让他再找别家看看。田冲说他不找别家了,他一定会在这个平台展示自己。他还说他有理想,如果理想让生存取代那是不对的。于是主管说给他三个月的试用期。

  田冲回到家向钟母说了没想到自己被公司录用了,他说自己有点紧张。钟母说以他的才能,公司一试就知道了,目前要做的就是尽力争取设计师的工作。田冲说他会努力争取。钟母说她希望通过这次田冲能证明自己的实力,让她哑口无言。

  钟意为刘焉拿来零食让她吃,刘焉不吃。刘焉让钟意赶快完成自己的工作,说他要是在胡闹她就告诉陈总。钟意说他想请她吃饭,刘焉拒绝了。钟意又说要不就一块逛商场,刘焉还是拒绝了。钟意赖着不走,正好被陈卫红看见了。

  田母问钟父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说让他也用草药泡泡,说不定也能见好了。于是钟父就说他同意试试。陈卫红回到家就闻到一股草药味,她看见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还说要钟父吃药,说着就去拿药了。钟父说他觉得挺有效的。

  早上,钟卉让钟父去逛逛,钟父劝钟卉让她也带着钟母一块,钟卉不理解说她妈一定不会去的。等到钟卉跟田母走了后,钟母说自己的女儿就把她的心思用到她婆婆身上了。

  钟卉为田母买衣服,田冲说要是钟卉的爸妈也能来就好了。

  钟卉回到家拿出为婆婆买的衣服,钟母说怎么只知道给婆婆买衣服,就不知道给自己爸爸买衣服,还好意思在那显摆。

  钟母对钟父说她看到钟卉对婆婆那样心里就不自在,伤人的话就不自觉的说出来了。

  田母对田冲和钟卉说都怪她,准是招亲家母生气了。

  等到了吃饭的时候,钟母没来,田母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吃晚饭后,田母说他出去时间长了,她想回去了。钟卉说是不是因为她妈,田妈说不是因为她妈。钟卉劝也劝不住,于是钟卉来找钟父钟母说田母要走。于是钟母就来找田母说她要留田母。

  钟母说她今天说的话不是冲着她,还说如果她不留下来,将来女儿女婿一定会埋怨她的。于是田母就答应在住一阵。

  主任来找田冲说他干的不错,还拿来了一个度假村的设计,说让田冲参与,如果通过了,就提早结束田冲的试用期。田冲高兴地谢过了主任。

  钟母质问钟意他爸华胜商务楼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钟意他爸说都是钟意烂泥扶不上墙。钟母说是他拿了人家的回扣,还说他大哥坐轮椅就是因为他。最后解雇了他。

  刘焉要辞职,钟卉劝她,于是就找她妈理论。刘焉来找陈卫红说她就要走了,过来跟她道别,说这么多年来,她跟她学会了许多,她很感谢她。于是刘焉就走了。

  晚上,钟卉对钟父钟母说这件事本来就应该怪钟意,现在为什么要让刘焉走?钟母说刘焉走了她心里也很难受,她只是想让何丽走,何丽要是不走,以后会给日后钟卉的管理添麻烦的。

  田母说她听说钟母家里赔钱了,于是说钟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心里不踏实,想回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晚上吃饭的时候,田母说她来了一段时间了,她想回家了,她说人老了就恋家,田冲的舅舅在家她也不放心。于是田冲说他妈的这个想法早就有了。于是钟父钟母就顺从了田母的想法。

  钟意来找陈卫红说他已经不是公司的人了,他知道自己错了。他说他是为了刘焉,说他一直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求陈卫红帮帮她。

  陈卫红到酒吧找刘焉,刘焉在酒吧在做服务员,看见了陈卫红也没说话。陈卫红说公司项目亏损的事情不完全怪她,她对不起她。她说这么多年她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她说她是一个高级白领,这个地方不适合她。于是刘焉就说要陪她喝酒。

  主任对田冲说这次公司能顺利拿下这个项目多亏了他,还说公司在阿尔及利亚成立了子公司,如果他同意去非洲,就立刻给他转正,年薪十万美金,还可以享受高级待遇。田冲说这件事太突然了,他得跟家人商量一下。

  田冲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陈卫红说他要是去了非洲,那钟卉就没人照顾了,还说非洲的政治局势太乱,公司就是因为他是外地人就欺负他。钟父说田冲要是去就要有个思想准备。陈卫红说他没有思想准备,让他们再商量一下。

  主任对田冲说他让田冲去非洲是为了让他早点胜任公司的高层管理工作,他保证一年后就把他调回国。

  田冲的舅舅到村长家喝酒,村长说他媳妇的喉咙里长东西了,说医院各个医院说的都不一样,于是就想让田冲的舅舅拜托田冲在城里找个大点的医院。于是填充的舅舅就答应了。

  钟卉对田冲说让他找沈辉帮忙,还说让村长住在她家,她亲自去给她妈说。

  钟卉去求她妈让村长来他们家住,她妈本来死活不答应,钟卉说她向她保证说他们在她家住的期间一切都会很好的。于是陈卫红就答应了。

  村长来到了钟家,田冲、钟卉还有他爸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钟卉带着村长和他媳妇来到医院看病,大夫说病人喉咙不是癌症,只需要做一个小的肿块切除手术,两三天就好了。

  小芹向钟母抱怨说自从村长来了之后他们家的马桶上都是脚印,走廊里到处是他们吐得痰,自己有一次还差点摔了一跤。自己的袜子好几天都不洗。

  钟母找钟卉来说他们太不讲究,累的小芹都要辞职不干了。钟卉把事情告诉了田冲,田冲来找村长,村长还向田冲抱怨城里的马桶蹲着太难受了,于是田冲每次在村长上完厕所后就把脚印擦掉。

  陈卫红来找沈辉说要给她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这时,田冲来了说是来感谢沈辉。

  田冲问钟母的身体好吗,钟母说她跟沈辉是朋友去医院只是找他聊聊天。

  沈辉说钟母的病情很危险,必须到美国做切除手术。

  村长在家忙着张罗饭菜,说是要感谢钟家这么长时间的照顾。钟家人来了村长讲明了他们的用意,于是钟家夫妇就让田冲和钟卉替他们敬了村长。

  第二天,村长就坐着车走了。

  钟意的爹怪钟意没出息,钟意生气就走了。钟意他爸说说陈卫红的公司现在流动资金有问题,只要他撤股,陈卫红就得乖乖的请他们回去。

  第二天,何丽找陈卫红说她要撤股,陈卫红让她先回家,何丽说只要不撤股,就必须请她老公回公司。这时,沈辉来到公司找陈卫红,陈卫红就跟他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卫红说她现在有许多的麻烦事,沈辉说他要为沈卫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然后寄到他美国同学那里,在研究治疗方案。陈卫红说如果哪天她倒下了,接替他的可能是他的女婿。他还对沈辉说女婿有一个出国发展的机会,可是她不同意,于是钟父就开始跟他吵架。最后,陈卫红终于同意接受沈辉的安排,接受治疗。

  主任给田冲安排了办公室,说要长期给他留着,还说这是他努力的结果。让田冲尽快把手续办齐了。最后主任有让林冲下班后陪他跟客户吃饭。

  钟卉对她爸说她婶在公司的表现让她吃惊。她说他们拿着钱只会坐吃山空,现在要是把钱给了他们,公司运作都会有问题。还说她妈管这个公司不容易。钟父说自从钟卉去公司上班以来就成熟了许多,以后要多跟妈妈学习。

  田冲下班晚了,回来撞上了钟母,钟母见到他欲言又止。

  钟母对钟父说有什么办法让他心甘情愿地放弃去非洲。钟父却说这是一个好机会,还说钟母不可理喻。

  钟卉说田冲没去她妈的公司,却去了更好的公司。,她鼓励田冲早点办完了手续,早点准备。

  田冲回到家他说他已经跟领导签过了转正的合同,他不去实在是张不开口。钟母还是说她希望田冲能不去。钟父说让田冲跟钟母商量一下。

  钟母说钟父的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还有钟卉很依赖他。田冲说如果他走了对钟卉更是一个促进作用,还有说他去的时间不长,回来后他回家后会加倍对他爸好的,还说他已经跟黄总签了约,而且签证已经再办了。钟母说这个家她说了算,田冲说这次他必须去。

  钟父问钟母到底为什么不同意田冲去非洲,钟母说以后他会知道的。让钟父不要操心。晚上,钟母睡觉时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

  钟卉的婶子一大清早就坐在陈卫红的办公室里等着,她还说人要是太小心眼了,就会伤胃伤脾。正在这时,沈辉来了,钟卉的婶子说她的忍耐是有限的。陈卫红推开了她就跟沈辉出去了。沈辉说她的检查报告出来了,说她的情况很不乐观,还说她身上的癌细胞正在继续扩散,可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陈卫红说她无法接受手术。沈辉说她简直不可理喻。陈卫红说家里的情况她必须处理好。沈辉走时留下来一张化验单,被陈卫红撕了扔进垃圾桶,却被钟卉的婶子捡起来。

  钟母对钟卉说赶快让田冲来公司上班,让她跟田冲一块管理公司。钟卉听了后生气地走了。

  钟卉的婶子对好了化验单下了一跳。

  刘焉来找钟卉说陈卫红最近总是有点慌,怪怪的。

  钟卉的婶子把化验单拿给叔叔看,于是他们就商量着这次必须撤股,要不然他们的钱就会打水漂了。

  第二天,刘丽又去公司让陈卫红给她钱,还拿出了化验单。于是陈卫红答应她一星期之后来拿钱,不过不能说漏半个字。刘焉找钟卉让她去劝劝。钟卉说她婶子太逼人了,钟母却让钟卉出去。于是陈卫红就让刘焉但其他项目上先拆借钱给刘丽。陈卫红把钱给了刘丽还说有病要看病,不要瞒着家人。她说她知道她愿她,可是她也是钟意的母亲。说完就走了。

  钟卉来找陈卫红见她躺在沙发上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困了让钟卉走。然后又打电话让沈辉来接她。却被钟卉看见了,产生了误会。

  沈辉让陈卫红做手术,陈卫红说她不会接受他的建议的,还说他已经尽职了,还说她对他很感激。于是就走了。

  钟卉来找田冲却一句话也不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钟卉问田冲认为钟母怎么样,田冲说她除了对自己有点严厉,真的很好。于是钟卉说她妈从小就又当爹又当娘,她从小虽然跟她对着干,可是她知道她妈爱她,她也想要成为她妈那样的人。可是现在她妈竟然跟沈辉好了。还说是她亲眼看见的。田冲也回忆了一些往事,就安慰钟卉,钟卉说她不敢回家了,她不会说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爸妈。田冲劝她必须守口如瓶,不然她爸的身体一定会受不了的。还说钟卉应该学会长大,对家长应该报喜不报忧,要不然家都会散了。于是钟卉说她要忍。

  晚上钟卉回到家,钟父让钟卉陪他下棋,钟卉说她有点累,就上去休息了。钟父安慰钟母说刘丽退股就退吧,虽然眼下会有困难,可是以后钟卉的麻烦会少的。这时,钟卉和田冲下来了,钟卉一看到钟母就走了,饭也没吃,田冲想上去安慰她,钟母却不让说钟卉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田冲的公司让他早点去非洲说公司要筹备,于是田冲就答应了。

  钟父说这次钟卉跟她妈闹得太凶了,问她到底为了什么,她说没什么。这时,田冲回家了说公司让他下个星期就去。

  钟父对钟母说田冲下个星期就去非洲,让她别着急。

  钟卉正在为田冲准备去非洲的必需品,还一句一句交代田冲,钟卉收拾完了东西问田冲他们公司为什么说提前就提前。还说田冲走了之后他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还说要跟田冲一块走。后来,钟卉又想到她不能走,她走了剩下爸爸一个人太可怜了。这时,田冲说他不去非洲了,他舍不得她。钟卉说她只是跟他闹着玩的,让田冲每天都给他发一张他的照片。

  钟母找来田冲说非洲不能去,田冲说按说他应该听她的话,可是这件事他必须去。钟母说如果把她逼急了,她会让他的公司把他辞了。于是田冲说他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以前在设计院因为她的大闹,自己就辞职了,后来自己开了公司,又因为她总让她在家里,公司也黄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又来阻拦他。钟母不语只是说她不同意田冲去非洲。钟卉说她妈是因为害怕田冲有出息后骑在她的头上。她说田冲必须去非洲。正在这时钟父因为听到了屋里的吵闹就要上楼,却摔了下来。钟母有提出结婚时他们签了协议,钟卉说这是欺负老实人。于是撕了协议,还问她妈跟沈辉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时,钟父爬上了楼梯,大家都开始扶他。

  钟卉说她妈肯定早就准备好了丢下他爸不管了,她说她爸真可怜。

  郭晓敏找大宽说田冲要去非洲,还替钟卉打抱不平,说当初她就不看好他们俩。这时,大宽就跪地上说他们赶快结婚吧,郭晓敏说这事必须跟她妈说。

  田冲来找沈辉,却看见钟母跟沈辉又在一起,就偷偷跟着他们,沈辉发现了他说钟母的了乳腺癌,还是晚期,钟母不让他告诉他们。于是田冲就害怕的问沈辉他妈还能活多长时间,沈辉说最多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田冲问沈辉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沈辉说钟母不让他说,田冲生气地责备沈辉,这时,钟母来了。

  回家后钟母说沈辉已经尽责了,田冲问她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病,钟母说就是那天把田冲当小偷的时候。还说这是老天爷的安排,说田冲成为了他们家的一员,她想让他们早点把公司接管过去。她说钟卉是恨铁不成钢,但是她却看到了田冲的才华。(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卫红推着钟父在公司里走了一遍,来到会议室,见到那么多的员工,心里不高兴,一个人来到走廊上,疼得她无法忍受,于是同意沈辉马上做放疗。沈辉说让她先做放疗,然后再联系同学做切除手术。陈卫红说她是不可能做切除手术。她得留下一点时间处理问题,为钟卉他们做一些事情了。

  王总说让陈卫红把材料费给他,要不然他就不走了。于是刘焉让老王跟她走说她有钱。陈卫红问刘焉哪里来的钱,刘焉说这都是这几年在公司挣得,只是应急。刘焉说她相信陈卫红一定会带着他们走出困境的。

  陈卫红晚上为钟父说他们都老了,要是都能健健康康地一直走下去就好了。钟父说有她的照顾,他一定会走到最后的。陈卫红对钟父说公司很难维持下去,他们的资金链断了。钟父说他要用房子作抵押。钟母说这不行,钟父说只要他们坚持做,一定会闯过难关的。

  第二天,钟父把房产证交给了钟母。钟母就让刘焉把该上的项目都上了。

  钟母对田冲说再过几天就是他爸的生日,让他帮着准备一下。

  生日那天,田冲和钟卉做了许多的菜,田冲还为钟父唱歌,跳舞,钟父高兴地不行,钟母为钟父送了一个蛋糕,可是爆竹却意外爆炸了,钟父被烧伤了,被紧急送往医院。

  沈辉说他们正在抢救,由于烧伤引发了感染,还有一些器官已经衰竭了。钟母正在发呆,一回头看到田冲的脚受伤了,就让他去看病,钟卉一把推开了钟母说她爸因为她做了一辈子轮椅,现在又因为她躺在了手术台上。要是她爸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没完。这时,医生说他们已经尽力了。

  钟卉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里,钟母也是悲痛欲绝。钟母早上出了门,钟卉就要跟踪她,田冲拦着她,可是她坚决要去。果然,钟母来到了医院找沈辉。陈卫红对沈辉说她同意住院了,也同意去美国。

  陈卫红跟沈辉一起出来见到了钟卉,钟卉生气地跑了。

  钟卉坐在钟父的轮椅上想着父亲,眼泪不住流下来。

  陈卫红正在训斥小陈,说他负责的工程现在不想干了。于是陈卫红就让小陈去现场看看。

  陈卫红带着刘焉到工地找老王,工地上的工人说老王跟他们公司的高管去吃饭了。陈卫红看见田冲为了公司在和老王喝酒,还动之以情,于是老王决定带着兄弟跟着陈总继续干下去。陈卫红感动得不得了,带着刘焉走了。她说每次当公司遇到了困难,田冲竟然在背后悄悄地帮她。她说这次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她明白了,公司就是需要像他这样的人。

  晚上吃饭时,钟母说她给钟父买了一块墓地,田冲说环境挺好的。钟卉说不去,还说便宜。钟母说他们做事应该量力而行。钟卉说就是把公司卖了也要买个最贵的。田冲说这件事就在斟酌斟酌吧。钟母说她就是想要跟钟父合葬。钟卉就说钟母在她爸生前没有好好照顾他,现在还想跟他合葬,门都没有。还说了许多伤钟母的话。田冲急了,摔了盘子,就指责钟卉说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说出真相,钟母却不让他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钟卉来到钟父的墓地为他种下了从英国买的花籽,说她不在身边有花的陪伴就不会再孤单了。于是就泣不成声了。钟母站在钟父的墓碑前迟迟不肯离去。

  晚上,钟母不在家,田冲给她发短信她也没回,钟卉说她妈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夜不归宿。

  第二天,田冲来到医院看钟母,钟母说她现在生不如死,头发一直掉,还有满嘴的溃疡,想吃东西,却吃不了。田冲安慰了她,钟母说她想钟卉,但是她这个样会吓着钟卉的。田冲劝钟母说告诉钟卉真相,钟母说她害怕钟卉崩溃。田冲说她害怕第一个崩溃的是他,钟母说他可不能崩溃,他现在是她家的顶梁柱。陈卫红说过两天公司有一个招标会,让田冲去。田冲就答应了。

  田冲回到家,钟卉不理他,田冲要跟钟卉一起吃饭,钟卉说她没空。

  钟卉跟郭晓敏一块逛街,后来就说她有事要先走。郭晓敏问钟卉田冲为什么不帮她。钟卉说田冲最近很奇怪,他以前跟她妈的关系很僵,还得她去缓和,现在田冲却和她妈走得很近,她觉得他们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她。

  田冲来到医院,田冲说钟卉现在有出息了,每天都在忙,生怕自己家的公司垮了。这时,钟卉给钟母打电话,可是钟母挂了电话,说她要钟卉快点长大。

  田冲回到家,钟卉说她妈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家了,她是不是太过分了。她还说她妈做错事了,她说两句还不行吗。于是就要去找她,田冲拉着她。她就抱着田冲说她妈太过分了。然后,钟卉问田冲是不是知道她妈在哪。说着,就要报警,田冲说他知道他妈在哪,让钟卉给沈辉打电话。钟卉听后,拿着钟父的东西就走了。

  田冲来接钟母回家,钟母回到家发现钟父的东西没了,田冲说东西都在楼上放着,其实拿走了也好,免得她看到了伤心。

  晚上,钟卉回到家。小芹说钟母回家了。于是钟卉就去书房找她,却看见田冲和钟母在一起讨论,于是就走了。

  田冲和钟母找赵总,赵总迟迟不来,于是钟母就说她日后再来。她对田冲说,陈总迟迟不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不想跟她们合作,二是他们想压低自己的价格。这两种结果他们都不能接受,就只好假装先走了,如果他们想跟自己合作,一定会打电话的。果不其然,陈总来了电话,钟母说她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让田冲跟他们谈。还交代田冲往上涨百分之二十。

  田冲见到了陈总,田冲说如果在上涨百分之二十五,他们就做。于是陈总果然同意了。

  田冲找到钟母,钟母说恭喜他。她还说田冲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他缺失的就是对人的研究。还恭喜田冲谈判成功。

  田冲回到家,钟卉正在忙,田冲问钟卉他的行李箱在哪?钟卉不理,于是田冲就自己找了,还刺激钟卉说他要出远门了,要去上海。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念叨。他还对钟卉说明天他就走了,还嘱咐钟卉生活细节。

  田冲和钟母一块儿去上海。钟母在宴请各位老总,还向他们介绍田冲,还让大家在日后多多关照他。趁着吃饭的空隙她借口包丢了,向王总借了三万块钱。

  钟母正在去会场的路上,病情发了。钟母说让田冲对大家阐明,还说让田冲不要害怕。田冲于是就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冲来到黄总的办公室说他对不起他,他说他不能去非洲了。黄总说这是对自己极大的不负责任,田冲说她也是没办法,他还有比去非洲更重要的事要做。于是黄总说他就不强人所难了。

  田冲抱着东西回到家,见到钟父说非洲他不去了,单位也辞了。钟父说他其实心里明白,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了。

  钟卉问田冲说到底为什么不去非洲,田冲说他是心疼钟卉,钟卉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了。田冲说为了不去非洲,他把工作也辞了。他还说家里为了他去非洲吵得鸡犬不宁。钟卉说他是在撒谎。田冲说他就是撒谎了,就是不能去非洲。还说家比事业重要。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跟他的亲人在一起。钟卉问他就不后悔吗,田冲说他不后悔。

  钟卉跟田冲一块要跟他爸去散心,于是他们就一块来到了海边。钟母回到家没见到大家就自己吃起了饭,这时,钟卉他们回来了。钟父说钟卉给她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核桃糕。钟卉却说钟父做什么都想着她,是他爸让她买的,于是一个人跑楼上了

  。陈卫红听后心里难过极了,钟父问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钟母说她以后不会在因为她而生气,说她真的不知道钟卉为什么生气。钟父对她说一定要保重身体。

  陈卫红回到公司对刘焉说让她申请贷款。刘焉说他们公司不符合申请贷款的条件。

  陈卫红对沈辉说他不想再做放疗了,让沈辉把做放疗的钱退回来。

  田冲给田母打电话说把她的养老钱先汇给他,等到有钱了就给她。于是第二天她就让田冲的舅舅把钱都取出来。

  钟父来了解公司的情况,刘焉说要想平安渡过这次危机恐怕会很困难。

  刘焉为了公司不得不解聘一些员工,但是她说一旦公司解除了危机就会重聘他们。

  陈卫红推着钟父在公司里走了一遍,来到会议室,见到那么多的员工,心里不高兴,一个人来到走廊上,疼得她无法忍受,于是同意沈辉马上做放疗。沈辉说让她先做放疗,然后再联系同学做切除手术。陈卫红说她是不可能做切除手术。她得留下一点时间处理问题,为钟卉他们做一些事情了。

  王总说让陈卫红把材料费给他,要不然他就不走了。于是刘焉让老王跟她走说她有钱。陈卫红问刘焉哪里来的钱,刘焉说这都是这几年在公司挣得,只是应急。刘焉说她相信陈卫红一定会带着他们走出困境的。

  陈卫红晚上为钟父说他们都老了,要是都能健健康康地一直走下去就好了。钟父说有她的照顾,他一定会走到最后的。陈卫红对钟父说公司很难维持下去,他们的资金链断了。钟父说他要用房子作抵押。钟母说这不行,钟父说只要他们坚持做,一定会闯过难关的。

  第二天,钟父把房产证交给了钟母。钟母就让刘焉把该上的项目都上了。

  钟母对田冲说再过几天就是他爸的生日,让他帮着准备一下。

  生日那天,田冲和钟卉做了许多的菜,田冲还为钟父唱歌,跳舞,钟父高兴地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钟母为钟父送了一个蛋糕,可是爆竹却意外爆炸了,钟父被烧伤了,被紧急送往医院。

  沈辉说他们正在抢救,由于烧伤引发了感染,还有一些器官已经衰竭了。钟母正在发呆,一回头看到田冲的脚受伤了,就让他去看病,钟卉一把推开了钟母说她爸因为她做了一辈子轮椅,现在又因为她躺在了手术台上。要是她爸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没完。这时,医生说他们已经尽力了。

  钟卉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里,钟母也是悲痛欲绝。钟母早上出了门,钟卉就要跟踪她,田冲拦着她,可是她坚决要去。果然,钟母来到了医院找沈辉。陈卫红对沈辉说她同意住院了,也同意去美国。

  陈卫红跟沈辉一起出来见到了钟卉,钟卉生气地跑了。

  钟卉坐在钟父的轮椅上想着父亲,眼泪不住流下来。

  陈卫红正在训斥小陈,说他负责的工程现在不想干了。于是陈卫红就让小陈去现场看看。

  陈卫红带着刘焉到工地找老王,工地上的工人说老王跟他们公司的高管去吃饭了。陈卫红看见田冲为了公司在和老王喝酒,还动之以情,于是老王决定带着兄弟跟着陈总继续干下去。陈卫红感动得不得了,带着刘焉走了。她说每次当公司遇到了困难,田冲竟然在背后悄悄地帮她。她说这次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她明白了,公司就是需要像他这样的人。

  晚上吃饭时,钟母说她给钟父买了一块墓地,田冲说环境挺好的。钟卉说不去,还说便宜。钟母说他们做事应该量力而行。钟卉说就是把公司卖了也要买个最贵的。田冲说这件事就在斟酌斟酌吧。钟母说她就是想要跟钟父合葬。钟卉就说钟母在她爸生前没有好好照顾他,现在还想跟他合葬,门都没有。还说了许多伤钟母的话。田冲急了,摔了盘子,就指责钟卉说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说出真相,钟母

  却不让他说。

  钟卉来到钟父的墓地为他种下了从英国买的花籽,说她不在身边有花的陪伴就不会再孤单了。于是就泣不成声了。钟母站在钟父的墓碑前迟迟不肯离去。

  晚上,钟母不在家,田冲给她发短信她也没回,钟卉说她妈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夜不归宿。

  第二天,田冲来到医院看钟母,钟母说她现在生不如死,头发一直掉,还有满嘴的溃疡,想吃东西,却吃不了。田冲安慰了她,钟母说她想钟卉,但是她这个样会吓着钟卉的。田冲劝钟母说告诉钟卉真相,钟母说她害怕钟卉崩溃。田冲说她害怕第一个崩溃的是他,钟母说他可不能崩溃,他现在是她家的顶梁柱。陈卫红说过两天公司有一个招标会,让田冲去。田冲就答应了。

  田冲回到家,钟卉不理他,田冲要跟钟

  卉一起吃饭,钟卉说她没空。

  钟卉跟郭晓敏一块逛街,后来就说她有事要先走。郭晓敏问钟卉田冲为什么不帮她。钟卉说田冲最近很奇怪,他以前跟她妈的关系很僵,还得她去缓和,现在田冲却和她妈走得很近,她觉得他们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她。

  田冲来到医院,田冲说钟卉现在有出息了,每天都在忙,生怕自己家的公司垮了。这时,钟卉给钟母打电话,可是钟母挂了电话,说她要钟卉快点长大。

  田冲回到家,钟卉说她妈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家了,她是不是太过分了。她还说她妈做错事了,她说两句还不行吗。于是就要去找她,田冲拉着她。她就抱着田冲说她妈太过分了。然后,钟卉问田冲是不是知道她妈在哪。说着,就要报警,田冲说他知道他妈在哪,让钟卉给沈辉打电话。钟卉听后,拿着钟父的东西就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冲来接钟母回家,钟母回到家发现钟父的东西没了,田冲说东西都在楼上放着,其实拿走了也好,免得她看到了伤心。

  晚上,钟卉回到家。小芹说钟母回家了。于是钟卉就去书房找她,却看见田冲和钟母在一起讨论,于是就走了。

  田冲和钟母找赵总,赵总迟迟不来,于是钟母就说她日后再来。她对田冲说,陈总迟迟不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不想跟她们合作,二是他们想压低自己的价格。这两种结果他们都不能接受,就只好假装先走了,如果他们想跟自己合作,一定会打电话的。果不其然,陈总来了电话,钟母说她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让田冲跟他们谈。还交代田冲往上涨百分之二十。

  田冲见到了陈总,田冲说如果在上涨百分之二十五,他们就做。于是陈总果然同意了。

  田冲找到钟母,钟母说恭喜他。她还说田冲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他缺失的就是对人的研究。还恭喜田冲谈判成功。

  田冲回到家,钟卉正在忙,田冲问钟卉他的行李箱在哪?钟卉不理,于是田冲就自己找了,还刺激钟卉说他要出远门了,要去上海。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念叨。他还对钟卉说明天他就走了,还嘱咐钟卉生活细节。

  田冲和钟母一块儿去上海。钟母在宴请各位老总,还向他们介绍田冲,还让大家在日后多多关照他。趁着吃饭的空隙她借口包丢了,向王总借了三万块钱。

  钟母正在去会场的路上,病情发了。钟母说让田冲对大家阐明,还说让田冲不要害怕。田冲于是就去了。

  田冲代表陈卫红参加了招标会,田冲上台开始有点紧张,当陈卫红忍着疼痛来到会场时,田冲说他今天是第一次,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演讲,他就把他关于家的设想讲给了大家,最后赢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

  田冲跟钟母回到家,钟卉为自己和田冲倒上酒,说是高兴为了庆祝,她说她接了一笔大单子,这笔生意做成了,他们家就会转危为安了。

  田冲看了钟卉的合约,于是第二天就来到会场阻止了钟卉,说是这个合约是个骗局。于是就向钟卉讲了他经过调查这果然是个骗局。钟卉听后,生气的说如果田冲不在这个合约她就签了,她不要田冲管她,说自己离开他也能生活。田冲说他是她老公。于是钟卉说他们在一起不合适,她要跟田冲离婚,说着就取下了戒指扔了,被田冲捡到了。田冲安慰她说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于是帮钟卉戴上了戒指。钟卉也保住了田冲。

  田冲把这一切讲给了钟母听,钟母说把公司交给他们她就放心了。

  钟卉问田冲说自己是不是很没用,田冲就安慰她说他曾经也被法国朋友骗过,她这次也没造成损失。田冲说重阳节他们要出去吃饭,还让他们也带着钟母一块儿去。田冲还说其实钟母挺可怜的,经过去上海,他对钟母有了更深的了解,还劝钟卉也许经过沟通他们能更了解对方。田冲还说人这辈子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亲人,不要等到自己的亲人失去了,那时候什么都晚了。

  重阳节那天田冲问钟母要不要爬爬山,还说这是钟卉的意思。于是钟母就答应了,还特意换上了漂亮衣服,钟卉却迟迟不出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钟卉晚上回到了家,钟母还在沙发上坐着等她,样子看起来很失落,钟卉却视而不见,直接上了楼,钟卉还带了钟母喜欢的核桃糕。田冲对钟卉说明天公司十周年庆典,钟母让他也去,钟卉没说话。

  庆典之前钟母为田冲准备了一套西服,还把她所有的银行卡交给田冲保管,她说按照钟家的规矩谁当家谁保管,于是田冲收下了。

  庆典现场热闹非凡,在庆典上陈卫红说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公司的支持,陈卫红说她要向大家隆重介绍新任执行总监。田冲向大家讲话说快乐可以叠加,还说快乐的时候周围的朋友喜欢聚集过来,当郁闷的时候人们都不愿意靠近他,生命体的情绪可以改变自身的体温,甚至气味,还向大家介绍了他们公司的新设计一面可以根据自己情绪而改变不同风格的墙,从此表现不同的心情,田冲还说其实平淡才是最珍贵的,大家都恨吃惊。田冲讲述了他自己的倒插门经历,说陈卫红对他曾经很严厉,甚至是挑剔,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得不到陈总的认可,可是正是有了这样的母亲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就,让他明白了作为男人的责任。于是就请陈卫红出场,可是陈卫红却迟迟没有出现。

  田冲向钟卉讲明了妈妈的病,于是她很自责,就和田冲一块儿找钟母。钟母没在医院也没回家。钟卉害怕伤心地哭起来。

  钟卉来到钟父坟前,说自己错了,还说是她把钟母弄丢了。就在坟前哭起来。

  田冲回到公司,大家都对他毕恭毕敬,田冲由刘焉带着来到陈卫红办公室,田冲把陈卫红的椅子跟钟父的椅子放在了一起。然后坐在办公室里开始工作。

  晚上,田冲正在睡觉。田母打了电话对田冲说钟母在她那呢。于是田冲跟钟卉连夜赶到家乡。可是田母却对钟卉说钟母不见了。田母说她已经叫了村长和他舅舅村里村外找遍了,就是没有找到。后来田母说她发现有一封信,就交给了钟卉。信上写着小时候家里的那只猫死了害怕弄脏了自己的家就自己走了,钟母说自己就是那只猫,他们是找不到她的,钟母说她唯一的遗憾就是看不见钟卉的孩子了,还说死不是终点,她会在天上祝福他们的。钟卉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钟母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钟卉和田冲来到曾经来过的田野上,钟卉对田冲说他们要个孩子吧,田冲紧紧地保住了钟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